杨柳岸网络文学>>杂文>> 留下的光环——曾巩在襄阳的行迹与创作研究

留下的光环——曾巩在襄阳的行迹与创作研究

作者:佳茹发表于:2019-10-05 16:11:47  短篇杂谈杂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襄阳,一座秀美而传奇的城市。“襄阳好风日,华夏山水城。文武交汇地,古今皆中心。产业强给力,都市盛愿景。文化韵天下,绿色圆复兴。”(这是2012年7月21日《襄阳日报》刊发笔者的一首小诗)其实,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襄阳,遍地是文化,处处是古迹。2800多年“人杰地灵、人文荟萃”的悠久历史,“南船北马、七省通衢”的区位优势,“山水名城、一心四城”的自然美景……孕育并形成的厚重而独特的古城、汉水、三国等文化源远流长,先后为汉末荆州州治,唐代山南道、山南东道治所及宋代京西南路的治首,因此成为历代众多政治文化名人任职、游宦之地。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1019年9月30日—1083年4月30日),字子固,汉族,建昌军南丰(今江西省南丰县)人,后居临川,北宋文学家、史学家、政治家。北宋仁宗嘉佑二年(1057年)与苏轼同榜登进土第。曾任集贤校理、英宗实录检讨等京官,后出为越州通判。神宗熙宁四年(1071年),52岁的曾巩来到了齐州(今济南),知齐州军州事,担任了齐州地方的首席长官,在济南任职整整两年。熙宁六年(1073年)转知襄州,到熙宁九年(1076年)调任洪州,在襄阳整整三年时间。在纪念曾巩诞辰1000年之际,辑佚他的行迹,品味他的作品,留下的光环,穿越时空,依旧熠熠生辉。

一、依依难舍之襟绪

在曾巩任职的六七个州郡中,他对济南府山川人文感受最深,情有独钟,文集中有关济州的诗文也最为丰盛多彩。“俯仰林泉绕舍清,经年闲卧济南城”(《曾巩集》卷宗七《酬强几圣》)。“何如潇洒山城守,浅酌清吟济水边”。诸如此类的咏唱,体现了他知济州期间轻松忻慰、悠然自得的情怀。在来济第二年春间,他到农村落巡查,看到田间雨足麦秀、桑闲蚕眠,深为庆幸,唯恐分开这片宝地,曾发出“只恐再期官满去,每来湖岸合留连”的内心独白。果然为时未久,他被调知襄州,离任途中,他写了一组告别诗,表达了依依难舍的襟绪。如:

文犀剡剡穿林笋,翠靥田田出水荷。

正是西亭销暑日,却将离恨寄烟波。

将家须向习池游,难放西湖十顷秋。

从此七桥风与月,梦魂长到木兰舟。

前首言:大明湖尖锐的竹笋如带纹的犀角,荷花娇嫩的圆脸刚刚出水,正当西亭消夏之日,我却满怀离恨寄托于烟水而匆匆离去。后首说:我须携家迁往襄州(襄阳习家池),可是难于放下西湖的一派秋光,从此环七桥的风月美景,只有向梦寐的舟楫中追求。可见曾巩对济南一往情深,殊难割舍。直到分开许久,他对济南的风物人情,依旧梦绕魂牵、怀念不已。正如《寄齐州同官》(《曾巩集》卷七)诗所云:“谁对七桥今夜月?有情千里不相忘。”七桥代表大明湖,当年环湖有七座画桥。诚然,披览有关著述与史料,确可随处感受到,这位文化巨星对泉城抱有眷顾难舍的深挚情结。故而,曾巩在济南的岁月和其间的作为与作品,堪称是齐鲁文化史上令人瞩目的珍闻佳话。

二、可贵祈雨之品质

曾巩到任知襄州,令他头痛的第一件事,就是当时襄州旱情十分严重。他在《襄州岳庙祈雨文》中写道:“自秋不雨,方冬尚温。麦田苦于旱干,民室忧于病疡。”面对这无法抗拒的天灾,曾巩忧心如焚。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求助于神灵,祈望苍天降雨救民。从他遗留下来的二十篇祈雨文中,可以看出他那急民之所急、忧民之所忧的难能可贵的品质。

为了祈雨,曾巩奔走各个寺庙。他不辞劳苦地登山临水,言辞恳切地祈告神灵。当天降大雨之后,他又十分高兴。为感谢“天恩”,他一连写了《诸庙谢雨文》《薤山谢雨文》等祭文。祈雨、谢神,在今天看来,实属荒唐,但在封建时代,却只能如此而已。就是从这些祈雨、谢雨文中,可知曾巩曾多次来到薤山举行祈雨、谢雨仪式。曾巩选择薤山祈雨,是因为这里祈雨有灵验。据载“每旱时祷雨,诸山云起,而此山无云,终不雨也,土人以此为验。”《曾巩集》卷三十九有《薤山祈雨文》一篇:自去秋之始,至于今春之暮,雨不霶沛。方麦苗将病,稻种未布,农事急矣,而祷请未效。惟神灵应在人,是用奔告。尚其降鍳,大施泽于此邦使民获善岁,而不罹于艰阨。则人于报神之赐,亦曷敢不虔?

《曾巩集》卷四十又有一篇《薤山祈雨文》:志言众山云起,此山无云,终不降雨;众山无云,此山云起,必降大雨。是能为雨,能为不雨,在神而已。今岁数不登,而旱气又作。吏之不良,无所逃罪。民贫可悯,神能为雨而不为,是何情哉!神其为民出肤寸之云,致数尺之雨,使凶为穰,以救民之急。则此邦之人,所以报事神者,子子孙孙,其孰敢怠?尚其念之,无作神羞。既诉民之苦,又责神灵赐雨迟迟,祈请其速动恻隐之心,快快降下甘雨解民久旱之苦。假如真有神灵,焉能不受感动?祈雨之举全无科学道理,不会对天气的阴晴变化产生任何影响。

然而也有天缘巧合的时候,就在曾巩第二次祈雨后不久,襄州果然降下大雨。作为父母官,曾巩大为感动,写了一篇文情并茂的《薤山谢雨文》,表示对天地神灵的感激之情。《薤山谢雨文》在《曾巩集》卷三十九有载:乃故秋至今,雨不霑足。麦苗将槁,稻不可种。民将无以为命,吏不知其所为。维神能出云致雨,记于古经,信于百姓之耳目,是用奔告。果蒙降答,乃戊辰云起西北,至夕大雨,达于甲戌。四境告足,麦则滋荣,稻可播种。民得以讬命,吏得以窃食。维神之威灵大显于此土,泽施大及于斯民,敢不严报?尚其终惠,俾岁大穰。则人于事神,永永其不敢怠。

宋代祈雨谢雨均须举行一定的仪式,朝廷也多次颁行过祈雨法,要求地方官吏遵行。例如宋真宗咸平二年(999)就颁行过“祈雨法”,景德三年(1006年)再次颁行“祈雨法”。祈雨新法只是起到了规范祈雨仪式的作用,其本质依然是交感巫术,即以道具式的土龙、画龙等象征想像中的真龙,辅以阴阳五行之术,以求同类相感。所谓土龙祈雨,乃沿袭汉代之法。《文献通考•;郊社十》说:“李邕求雨法,以甲乙日择东方作坛,取土造青龙。长吏斋三日,诣龙所,汲流水,设香案……渎雨足,送龙水中。余四方皆如之,饰以方色,大凡日干及建坛取土之里数、器之大小、龙之修广,皆取五行生成数焉。”所谓画龙祈雨,是指以绘制龙图为道具的方法。这也是一种传统的祈雨方式,宋代作了规范性要求。画家不得施展画技即兴发挥,不强调其艺术性,其画龙如同符咒。不知曾巩当时采用的是以上二法哪一种,但举行祈雨仪式是肯定的,有锣鼓音乐,甚至伴以巫觋歌舞表演,也是极有可能的。曾巩到薤山是为民请命,不是游山玩水。所以,他的文集中没有有关薤山的记游文字和吟咏薤山山水胜概的诗歌。但他的薤山之行,却为薤山的山水文化增添了丰厚的内容,颇值得今人的珍惜。

三、关注民生之吟赞

曾巩到襄阳不久,就和家人一起,登上岘山,写下了《初发襄阳携家夜登岘山置酒》一诗:“ 维舟沔南岸,置酒岘山堂。入坐松雨湿,吹衣水风凉。烟岭火明灭,秋湍声激扬。乍释尘垢累,况余灯烛光。羊公昔宴客,为乐未遽央。 而我独今夕,携家对壶觞。颇适麋鹿性,顿惊清兴长。归去任酩酊,讵期夸阿强。”公事之余,他在襄阳还借古讽今关注民生,写下了不少咏史之作。如《明妃曲》《隆中对》《刘景生祠》《汉广亭》等,这些诗歌都是借古人之口来抒发自己感情的,谓之借古讽今,字句清爽。再如《孔明》:“称吴称魏以纷纭,渭水西边独汉臣。平日将军不三顾,寻常田里带经人。”这首诗写于襄州,此年神宗下诏吕惠卿为参知政事,吕惠卿上台后,想找曾巩的过失,未果。曾巩借《孔明》这首诗借古讽今:诣指神宗不能慧眼识金,为自己空有满腹经纶而未能发挥才干觉得可惜,抒发了自己的怀才不遇之情。曾巩多凭借古人来抒发人生的感叹,这些咏史诗写得大方悲壮,吐露出的情感深沉凝重、隽永悠久。

兴修水利,是曾巩最为重视而又最为热心的一项事业。这从他写的散文《襄州宜城县长渠记》中可以看出。他主张兴修水利,必须对辖区山川形势进行认真考察,了解古今之异同,否则就会“用力多而收功少”。他极力反对急功近利,严厉地批评了那些有求于世的地方官。他说:“盖将任其职,非有求于世也。及其后,诸渠者蜂出,然其心盖或有求,故多诡而少实。”

曾巩吟赞襄阳山水的诗歌,或寄情于山水,或触景生情,或思念先贤,大都写得生动活泼,形象鲜明。如《高阳池》《汉广亭》《闻喜亭》《隆中》《万山》《谷隐寺》《蔡州》等等。《游鹿门不果》诗词,曾发出的“不踏苏岭石,虚作襄阳行”慨叹让人记忆犹新。不少人欣赏他的五言诗,其实他的七言律诗更耐人寻味。如七绝《大堤》:“烟水初消见万家,东风吹柳万条斜。大堤欲上谁为伴,马踏春泥半是花。”再如七律《和张伯常岘山亭晚起原韵》:“挥手红尘意浩然,夙兴招客与扳联。烟云秀发春前地,草木清含雪后天。已卜耕桑临富水,暂抛鱼鸟去伊川。更追羊杜经行乐,况有风骚是谪仙。”

曾巩的一生,在治学和为政方面都成就不凡。他在襄阳的行迹与创作既推动了襄阳社会的发展,也促进了襄阳文化的传承。新中国成立70年来,在党的领导下,襄阳坚持用改革破难题、开放促发展、创新求蝶变,先天禀赋与后天努力叠加,政治建设硕果累累,综合实力与日俱增,发展路径与时俱进,城乡面貌日新月异,民生福祉不断增强。如今的襄阳,各项事业阔步向前、综合实力大幅增强,先后入围中国新兴城市50强、中国城市60强,跻身中国城市品牌百强榜第43位、全国经济百强城市第52位。步入新时代的新襄阳,正全面发力“一极两中心”(打造长江经济带重要绿色增长极,建设省域副中心城市、汉江流域中心城市)高质量发展,奋力向经济总量5000亿级小巨头冲刺。积极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襄阳新贡献。

(作者陈志华系襄阳汽车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产学研工作处副处长、襄城区政协常委、民盟襄汽支部主委;李家武系襄阳市中共党史学会副秘书长。

联系人:襄阳市史志研究中心 李家武

邮编:441021

联系电话:15872202508)

——作者:陈志华、李家武。
本文标签:

曾巩

审核:bigyao精华:bigyao今日关注:bigyao
关于短篇杂谈杂文《留下的光环——曾巩在襄阳的行迹与创作研究》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杂文
杂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