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四人

作者:张生国发表于:2019-08-28 19:10:45  短篇生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初春的味儿刚刚飘来,天边的北方,还稍带些许的寒气。唐僧师徒,已走了五天的路程,转眼就溜到了周末。这时节,大伙都浑身地不自在,似乎西天取经的底气不足、心愿忽然摆动。总觉得身上长出了一些无名的烦恼,懊悔的心境,咋也抗拒不住、咋也抹不去?大伙都在默想,这累死半活的,到底为了哈、到底图个啥?一路风霜,一路雪雨,一路炎热,一路寒流,间或沙尘暴的天气,跟龙卷风一样,莫名其妙地席卷狂飙,弄得人人灰头土脸,差点埋在沙堆里头、殒命于荒滩戈壁。心眼中一旦思考同样的问题,各自就迷了神、慌了神,缺乏“越是艰险越向前”的气概,少去了凌云壮志。这两天,他们都在一味思考,途经一路坎坷、一路艰辛,不分昼夜地往印度方向蹦达,为何奇形怪状、俊美丑陋的妖魔鬼怪,跟他们既无仇又无怨的,咋老是揪住不放、设堵个不断呢,逼迫的自己防守反击,让他们惨死在取经途中、刀棒之下。难道这西天佛经的法力,真是神通广大、能造福万物吗?妖怪们为了它,不惜殒命牺牲,都要设法阻挡。不然,恐折了妖魔魍魉的寿运不说,最怕断了他们祖祖代代繁衍传承的命根子。要不那佛经真还有些翻转阴阳两界的神力,能改变天地人目前的现状,弄通它、得到它,会再造一个富丽堂皇的崭新世界。再不,就是大唐太宗李世明皇帝,为了江山社稷永固,打发他们师徒四人,去一趟佛陀之地,搬来那些大乘小乘所有的经典,做他的镇国之宝。然后引经据典,愚弄愚弄百姓,意思是“取隋而代、取父而代”,“师出有名、取之有道”;压制压制坊间一度流传的“闲言碎语”。让他的子子孙孙,代代相传,永世为李家天下,垂承千年。思量再三,师徒们仍找不出说服自己拼命取经的理由,探索不出这里头准确的答案。

尤其是唐僧,更为心思恍惚。他脚系黑色圆口布鞋,小腿驼色的绷带,紧密缠绕;一只臂膀,套在熠熠生辉的袈裟袖筒里;手臂勉强地弯举至下颌处,轻轻扩展手指,撑开掌心,嘴唇微微抖动,一张一合,心神不定地草草做他佛门功课;直挺的腰背,以肥圆的屁股为基垫,荒无人烟的戈壁,席地落坐。三个徒儿,悟空投前面探路去了;八戒挺着个咕咕叫嚷的大肚皮,一起一伏,鼻孔里呼哧呼哧冒出气,大嘴瓮声瓮语,一再埋怨唠叨他悟空师哥。说道“腾云驾雾,一溜风就不见了,又不知跑那里好吃好喝去啦,等肚囊一填饱,化缘些残羹冷炙,来敷衍师傅我们”。用他风扇一样的耳朵,甩来甩去,想捋干额头与脖颈,涔涔流淌的汗珠;沙僧的扁担,枣木色的,搁到屁股底下,意思要往平直里挤压挤压,两只手仍不闲地捯饬包袱里的各种物件,深怕丢东丢西,让师傅、师兄们担心怪罪,一副任劳任怨、憨厚认真的样子;唯有白龙马,昂首嘶鸣了几声,低头打了几串响鼻,浑身震颤的又打了几下摆子,这些动作一完了,看看没有啥事儿,顺嘴叼起附近的干柴干草,舌苔像一块挤干的海绵,机械地牙床上“口干舌燥”咀嚼。它一边嚼,一边等待出发的指令。

过了二十来分钟,悟空探清了路道,黄灿灿的金轱辘棒,悬一大罐净水,系一件棕色的包袱,鼓鼓囊囊;驾一团云雾,从高空脱身而出,跟直升机一样,猛渣渣垂直落向地畔。向师傅边施礼边叹气道:“这缘化得真难,现在的人儿,一见我,都当成妖怪啦,那能近身、那能入门?气煞我了;实在没法子,近他们眼前,先摇身一变,变成妲己、西施的俊样儿,才能招迷那些眼珠儿发绿光的男人,使点儿眉飞色舞手段,哄得他们团团乱转,谄媚地交出自己的稀罕物;这不,包袱里才满当当,它要钱有钱,要物有物,要食有食;不信,大伙来瞧。”随即打开包袱,里面真有酒有肉、有多样的口食,有光灿烂的金银珠宝,闪烁着色彩。八戒凑近一看,先一幅惊喜,后一幅失落,使脾性对师傅说:“我退伙啦,这人活的世界,多美;老丈人的庄园,多富;我媳妇翠兰,多娇;为何跑这荒郊野地,一遍遍遭罪,一趟趟打打杀杀;这就回高家庄,过人间的幸福日子去。”言罢,猪耙子气咻咻甩倒一边,捡起一瓶高粱酒、两个卤猪蹄、一张大饼,晃着肥硕的身板,给师傅连招呼都不打,蛮无礼貌地一扭一歪走啦。 悟空冒出火眼金睛,想过去猛揍一顿猪师弟,再将他扯回来。可被师傅果断遮拦的眼神,一下子止住啦。唐僧很爱惜地理了理悟空鬓角的一撮撮猴毛,叹口气言道:“我一路思考这人生的意义究竟在那里?尤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茫茫沙漠、荒凉滩壁、妖魔拦道、路人鄙视、化缘无果、饥肠辘辘,此情此景一撞见,由不得自己,就想到底当和尚好,还是当皇帝好,还是做富可敌国的寓公好?凭我三界通顺的人脉、仙脉,脑际里储存的智慧,肚子里的文墨底蕴,何必远路遭这种罪受呢?就说你悟空吧,花果山说一不二,颐指气使,三七不对,天宫里经走一遭,想喝御酒有御酒,想吃仙桃有仙桃,武功盖世,八面威风,何等威武,如今却跟我们起早贪黑、颠沛一路、除妖降魔,落到这般辛苦的境地,空费了齐天大圣的名号”。他调转头对沙僧说:“你不就失手碎了玉皇老儿的一只花瓶吗,这算那门子罪,凭你做他多年的侍卫长,做他忠心的办公厅主任,一直朝夕相处,事无巨细地伺候他,总还有点情分吧,可他就是不依不饶,罚到地界遭这番罪受,太绝情寡义啦。我们这些胸怀文韬武略的能人悍将,是天地间帝王将相们,他们串通一气,考虑取经路途有九九八十一难,别人咋也破灭不了,才挑挑拣拣,优中选优,组成方阵,替他们去卖命的。”他调子拔高,眼向白龙马大声气地说:“这等大江大河黄金家族的成员,能呼风唤雨,万人期盼,万人相求,徒落这般田地,我骑它身上,就好比它骑我身上一样,压抑的我喘不过气来,太亏待这美丽的身板、俊俏的面容啦”。说到此,他难过的眼帘,窜出滴滴清泪,呜咽着言道:“这几天,我心里一直想撂下取经的这幅胆子,就想让大家散伙,谁过谁的逍遥岁月,谁过谁的神仙日子,再寻个就业门路,总比这天天吃苦遭罪的强。”他直起身,忽而眼含激动,忽而眼含失望,心里憋屈,不敢正眼瞧两个徒儿,拉起白龙马缰绳,牵它往西边的昆仑山孤孤地走了。沙僧一看,急喊几声“师傅”,腿脚虽叉开半步,想跟他一起过去,但又迟疑地将脚步收了回来,犹豫了半晌,不得已,横下心朝流沙河的方向走去了。悟空一见这样的情景,眼睛瞥出泪水。他失望,他懊悔之极。痛苦地思索,既然大伙的主帅,都撒手不干、撒手不管,丢弃使命,丢弃团队,绝情绝义,自己何必一根筋、一条道往下走呢。他可惜,真亏一路诚心相助的神仙菩萨了,他们为了取经,助来助去,使出浑身的法力,消磨了多少心智与身力,全白搭了。一生师傅的气,就忽地腾空驾雾,倔犟地返回了东土大唐。

这师徒四人西天取经的事业,从此折戟黄沙、落魄中途啦……。

昆仑山脚下,白龙马独立芳草地,心烦气燥,不住地甩动鬃毛尾巴。不远处,青砖墙面,绿色琉璃瓦屋顶,式样别致的一栋别墅,一缕缕茶香,从半开的窗户,飘荡出来。这是唐僧独辟的庄园。花圃散发香郁,山涧涓涓溪流;满地青苗、满坡青草,铺满了山原;棚舍里鸡鸣驴叫、猪哼牛哞。一幅远离尘世的寂静与清闲,一幅跳动生命的浓厚气息,一览无余揽入路人的视野。原来这唐和尚,正与改良的白骨精,情谊浓浓,漫度归隐士林的生活。他从飘香的别墅,酒足饭饱后懒洋洋溜出门散步。瞧见白龙马瞪大一双眼睛,很生气、很生疑的样子,很不情愿在这里偏安一隅。可又被对待师傅的一片忠心耿直,所压制所掣肘,不得已逗留此地。唐僧自己心里也觉得有愧,真有点对不住白龙马的温顺乖巧,耽搁了它的辉煌前程。想到此,一番内疚涌上心头,脱去红灿灿当做披风用的高贵袈裟,盖上白龙马的腰背,为它驱驱这初春的寒气,缓释缓释它心头的抱怨。这些动作完了,他来到花房门口,拉开门栓,推门入内,各种花朵,一齐对着自己艳笑。于是他想到,自己的身段、脸盘、长相,经过一番游历,艳福还真算不浅,老是走一路享一路,真他妈过瘾。尤其,在女儿国,比皇帝的待遇,还要崇高无比,什么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都可以信手拈来。秦始皇的阿房宫,那能容得下呢。乍一想,所谓取经,就在女儿国,算取到了人生的真经。退一步而言,即使那白龙马吭哧吭哧驮载厚重的经卷,蹦跶到长安,那只是哄哄李家皇帝老儿一时的高兴罢了。过不了很久,他也会厌倦的。

斗战神的悟空,自打伤心离开师傅,天空没飞腾几步,遂翻个筋斗,突然降临京都长安。他一落脚,前思后想,究竟归向何方,要干什么?心里尚没有定见。忽想到玉帝老儿,秀女婀娜,宫廷里轻歌曼舞,花样儿百出,惹人眼球。他猛生一计,忙传令自家猴兵队伍,整装进城;耳朵根的猴毛,掌心一吹,全变成人间美女。他高价买一处临街心地皮,建造出富丽堂皇的摩天大厦,楼台亭阁,玉树灯火,号称妲己会馆,自顾发财,独自畅快了。沙僧连续走了半个月路程,到达流沙河岸边,躺一块青石板上歇脚;他怀抱师傅的一卷经书,看了半晌,也晓不得其中的基本要义。正一头雾水呢,忽掉转眼睛放出亮光,那小龙女在河的中央,正挤眉弄眼,款款地向他招手。她说到:“沙帅哥、你真憨,你真傻,你师傅、师兄,早卧到富窝里畅快啦,你还一根筋看书,书中真有颜如玉吗?不如你还俗做我的夫君得了,保你享不完的清福”,沙僧一听,感觉也对,该到迷途知返的时候了,这阵子机遇是不能错过的,遂纵身一跃,脚下打起水漂,游到河心处,与小龙女一道潜入龙宫,赘了女婿。

八戒走一路,寻吃一路,整一月头,才来到高家庄,此时夜幕正拉近。于是大声扣门嚷嚷:“丈母娘、翠兰,我来了”。用他肥厚的巴掌,敲打着门环。丈母娘闻声,有点不悦,给身旁纳针线活的女儿说:“欠吃欠喝的来啦,他这么快就取经回来了”。一家人全撵出去迎他。心想这能吃能睡、能干重活的莽汉子,终究没有食言,终究一人干活可抵数人啦。八戒随便糊弄了几口,张嘴来了瞌睡。那不太奢靡的卧室,掌灯时分就与他媳妇上了床;睡到天刚蒙蒙亮,手递过去摸了摸媳妇的枕边,早已不见了人影儿,心里正寻思她干嘛去了?只听得丈母娘院里指桑骂槐地叫嚷。对着西测一溜的平房,蜗居一处、操持庄稼的伙计,满口粗鄙的话语,嘴口自由流淌:“懒的跟猪样,满屋子尿骚味,一天价吃香的、喝辣的,干起活来带不上劲儿,调戏庄户上的婆娘女子,瘾就跟上来;炕头下边满盆的尿水,都起来照照,各各傻孙样子、油里吧唧的,亏我心好的老伴,收留住你们;依我,早辞工让你们回家喝西北风啦;这家里,可养活不起吃闲饭、打呼噜的人;那临村的刘地主、刘员外,早辞一批、留一批、招一批了,伙计们各各担惊受怕的,深怕丢了饭碗、丢了工钱;你们倒好,阳泼晒的屁股发烫,腿档里的毛发,都快要燃起火来,还不翻身,还不下炕,还不出门;眼看西沟、东沟的水地、旱地,只礳了一半、粑了一半,过几天就要下籽啦,可这会儿,一切的粪便,圈棚旁堆得臭气熏天,还未运到地里、撒到地里;死老头子,就是心善着不啃声,不操心,不催促;只苦了我女儿翠兰啦,喂你们吃,织你们穿,整天价没个闲暇功夫;你们这些昧良心的,还要往午天睡吗”?八戒媳妇听见妈的叫声,兜着围裙,一手攥一把洗净的韭菜,一手攥一把菜刀,肥屁股一闪一闪、一扭一扭出了厨房,来她妈跟前,说道:“别骂了,八戒昨天一路赶来,走乏走累啦,别吵醒,让他多睡一会儿;伙计们一准功夫就起来啦,别再催”。八戒听了媳妇言语,心里别提有多温暖了;只可惜丈母娘活脱脱像个泼妇,往后得小心伺候,小心过招女婿的日子。想到此,他还真留恋与唐僧、悟空四人,一路磕磕碰碰、相互照应、交集深厚的情谊呢。

本文标签:

审核:bigyao精华:bigyao今日关注:bigyao
关于短篇生活小说《师徒四人》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