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

作者:梦雨麒s发表于:2019-07-31 17:23:32  短篇生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自打李冰洁进入高中以来,爱情的诱惑犹如一朵朵浪花不断地拍打着她那颗稚嫩的心灵。她那乌黑发亮的头发,水汪汪的双眼,亭亭玉立的身姿以及那含蓄而又甜美的微笑,仿佛是她纯真心弦的一种反射,这般出众的颜值可谓是千万同龄男生的最佳人选。高一以来她就不断收到同班男生的情书,后来就连外班的男生也这么做。这些情窦初开的男孩儿们大多是初次遇见自己心爱的人,迫不及待地想要表达爱意却又不敢直接说出,只能在课间趁她去卫生间的功夫偷偷地将情书塞在她书里。每当李冰洁读完那些令人肉麻的语句,总会不由自主地满脸通红然后默默地将其塞进书包。

刘浩宇也是李冰洁的众多爱慕者之一,他的父亲刘海昌早年自主创业,自己创立了一家出口女鞋的外贸企业。天生善于经商的头脑再加上对外语的精通,给他的公司带来了令人惊羡的收益。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海昌花了一千多万块钱在郊区买下了一套配有花园的别墅,他的人生也因此走上了巅峰。只要有空闲时间,他就开着豪车带着老婆和孩子在大街上兜风,藐视地望着周围的车辆,仿佛在向全世界宣布:“我现在也是富人啦!”自从有了刘浩宇,海昌对他更是百般疼爱,无论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海昌总是能够满足浩宇的一切需求。正因为如此,亲戚朋友们总会羡慕地对刘浩宇说 “你看你爸多疼你,真是拿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以后可不能惹他生气啊!”

高二的时候刘浩宇也曾想给李冰洁写情书,但看到那么多人给她写完情书后都没有结果,这又令他感到无比的沮丧。他每天都幻想着哪一天冰洁能够依偎在自己身上,用她那轻柔的话语触动着自己的心弦,最好再加两杯奶茶……多么浪漫啊!然而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只能使他在精神上遭受着凌迟般的痛苦。心动不如行动,他决定先发制人,主动找她约饭,逐渐增进双方的感情,最终达到自己的目的。令刘浩宇感到欣喜的是,他的第一次邀请李冰洁居然答应了。

刘浩宇也是初出茅庐,跟李冰洁说话时他似乎能听到自己那颗砰砰跳动的小心脏,不过随着约饭次数的增多,他紧收的心也终于放开了。渐渐的,他开始和冰洁谈论自己喜欢的歌曲、电影及小说,有时入戏太深以至于忘记了吃饭,如果不是李冰洁提醒他,他可能还没有意识到晚自习时间已近在咫尺,而饭却还没有动一口。每次晚饭后刘浩宇总是不忘提醒李冰洁,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随时找他,能帮的忙他一定尽力而为。唯一令刘浩宇感到不爽的是,每当他提出要请李冰洁吃饭时,李冰洁却用一种委婉而又坚定的语气告诉他:“没关系,我自己付钱。”他甚至还偷偷地溜进李冰洁所在的班级,把零食和饮料放她座位上,但后来都被退回。李冰洁告诉他,他的心意已领,但送的这些她真的不能收下。

不过刘浩宇并不想因此而放弃,他很想向李冰洁坦白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但又犹豫不决。到底该不该在今晚就向她告白呢?时机会不会还不成熟?可是又不想等太久。经过一番番激烈地思想斗争,他终于无法按捺住那颗热恋的心,“就这么定了!”他在心中暗暗地对自己说。为了表现自己的诚意,他还特意去超市买了一盒心形包装的巧克力糖。

晚餐时间来得真快,刘浩宇迫不及待地领着李冰洁一起进了餐厅。点餐时浩宇坚持要请李冰洁这顿饭,虽然她并不愿意这样,但终究拗不过刘浩宇固执的性格,只得勉强接受他的这次热情款待。在刘浩宇眼里,李冰洁的一切都是完美的,即便是吃饭时的神情和姿态也是美妙绝伦的,恨不得现在就朝她那白皙的脸蛋上亲上一口。刘浩宇清了清嗓子,开始了今晚的话题。当然,他没有一开始就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想法,而是先以学习上的问题为引子,逐步地把话题转向感情方面。

聊完学习上的事情以后,刘浩宇故意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对李冰洁说:“李冰洁,你看你不仅颜值这么高,有那么多人追你,学习还这么优秀,真让人羡慕啊!! ”

“额,其实我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

“李冰洁,高二马上要结束了,我们相处的日子也就剩一年了。其实从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已经被你所吸引,这一年下来我们也一块吃过饭,一起聊过天,说实话,跟你相处真的很开心。我很想抓住这最后一年的时间,跟你恋爱一场,你能答应我吗?”说着他将手中的巧克力糖摆在她面前。

刘浩宇带着哀求的眼神望着李冰洁,那对爱情的渴望之情犹如一股气浪瞬间充斥了他整个身体,以至于让他拿筷子的手也在微微地颤抖。

李冰洁听后愣了几秒钟,缓过神来后对刘浩宇说:“这个…其实这几次跟你一块吃饭我一直是把你当成朋友的,还有之前你给我买那么多零食我不是不喜欢,而是觉得没必要把钱都花在我身上,但你的心意我领会了…”

“李冰洁,跟我你还客气什么?那点零食还不足我日常支出的10%,只要你答应我,我保证给你更多你想要的东西。”此时刘浩宇听到了自己急促地呼吸声。

然而这样的举动并没有打动李冰洁。她接着说:“你真的不用这样的,我有经济来源,想要的自己完全可以满足。另外,高三是最关键的一年,我不想让我的梦想荒废在最后一年!十年寒窗,我们都不容易。之前那么多人给我写情书,我都没答应他们,原因就是我有自己的目标,做朋友可以,恋爱就算了吧!”

李冰洁的话仿佛是一盆冰冷的水浇在他那颗炽热的心上,很快,那颗心已被厚厚的冰层无情地包裹着,使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可口的饭菜此时却变得比黄莲还要苦,使他难以下咽。他放下下筷子再一次面向李冰洁,企图做最后的挣扎:

“我说你怎么就……我知道你只是害羞,李冰洁!我保证不会影响你的学业,好吗?在一起的话你还可以辅导我功课……”

李冰洁向他做了手势,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

“你要是功课上有困难,我可以帮助你,至于谈恋爱,抱歉,你还是放过我吧!把握好最后一年,我相信你在大学会遇见比我更适合你的人。”李冰洁说完匆匆吃完饭,便往教室走去。

面对眼前早已变得令人作呕得食物,刘浩宇随手将之倒掉,一脸失落地回到教室,他的心仿佛被刀子狠狠地捅了一下,滴在那盒巧克力糖上。

他目光呆滞地坐在座位上,恍然间他仿佛闻到了李冰洁身上香甜的气息,听到了她那柔和的声音,还有那白皙的皮肤和诱人的脸蛋也随之在他脑海中浮现。他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冲动,抬起手要去捏同桌女生的脸。

“都给我安静下来!没听到上课铃声吗?现在是晚自习时间,你们的作业都写完了?”

班主任的怒吼使他如梦初醒,扭头一看才发现同桌并不是李冰洁。李冰洁跟我不是同班同学,怎么会坐在我身边?幻觉,这一切都是幻觉而已。刘浩宇惊慌失措地想着。不过他也感谢班主任的这一吼叫声,不然可就麻烦了。

初中的时候刘浩宇也曾暗恋过其他女生,但现如今,他的世界里只有李冰洁。不行,我刘浩宇想要的,从来没有得不到的,无论如何也要把李冰洁搞到手。他心中暗想。

从那以后,刘浩宇尝试了许多接近李冰洁的办法,甚至有一次,他在校门口附近拦着李冰洁,表示要送她回家,但李冰洁始终坚守着自己心中的底线,无论对方如何地引诱,她的心始终如磐石一般屹然不动,以此向刘浩宇证明自己坚定的信念和明确的立场。

光阴似箭,11月的寒风呼啸地吹着大地,如剪刀般刺向人们的皮肤,也刺向了刘浩宇的心。如今他总算恍然大悟,自己和李冰洁已无缘,就算把银河系都给她也无济于事。他心中的无奈、沮丧与不甘笼罩在心头,以至于有好几次在餐厅点完餐忘记付钱,幸亏别人提醒他。上课时他更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几次被老师提问,站起来却又张口结舌,致使他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不过他并不在乎这些。经过刘浩宇的“深思熟虑”,他决定既然得不到李冰洁,那就占她一次便宜,享受一下她那柔软的身体,否则这将是一生最大的遗憾。

时机终于来了。这天晚上放学,天空仿佛被打翻了的墨水覆盖,最后一丝月光也被无情地吞没。平时李冰洁会跟朋友一起回家,不幸的是这两天朋友生病请假,她不得不一个人回家,这也给刘浩宇的计划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待李冰洁走到一个小区门口,潜伏已久的刘浩宇突然窜出来,毫无防备的李冰洁尖叫一声,刘浩宇趁机将她拉进小区里。

“刘浩宇你干嘛?你有病吧!放开我!”李冰洁一边大喊一边拼命地挣扎着,但无济于事,很明显她的力气根本无法与刘浩宇相匹。

“你别怕,我今天带你来这儿只是和你谈论一些私事儿,相比之下这里更隐秘些。”刘浩宇说完露出了一丝诡异地笑容,让人感觉深不可测。她突然警觉起来,对刘浩宇说: “我说了我不想谈恋爱,你还想让我重复多少遍?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得赶快走了,回家还有事儿。”

“你放心,我的心已经死了,我要跟你谈的是另一件事儿。”说完,刘浩宇硬将李冰洁拽到小区一松树下面,他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周围没人后便开始行动了。

刘浩宇突然伸手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李冰洁的脸顿时红得像苹果,她感到自己的心跳也在不断加速,毕竟从来没有和男生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

“既然你不愿意,那就让我这次占够你的便宜,以后我保证不会再找你”。随后,他伸出右臂搂着李冰洁的脖子,开始用嘴疯狂地亲吻着她的脸蛋及嘴唇,还用左手在她的胸部不停地乱捏,充分地享受着李冰洁那稚嫩的皮肤。此刻的刘浩宇早已失去了理智,他仿佛陶醉在蜜罐中,无法自拔。李冰洁只感到浑身如触电一般地麻,心脏几乎就要从身体里蹦出来,他那些令人窒息的动作使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置身于火海。

就在她觉得自己的一生即将毁于一旦时,他们俩几乎同时听到了旁边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刘浩宇赶紧停下朝脚步声方向望去,天呐!那不就是教数学的张老师吗?原来他住这儿啊!刘浩宇来不及犹豫,迅速将李冰洁拉到一辆汽车旁边躲着,随后将之抱入怀中并用手紧紧地捂住她的嘴,待张老师进了门洞后,刘浩宇才将手松开。为了防止事情暴露,他赶忙将李冰洁拽出小区,一脸淫笑地对她说:“冰洁,今天感谢你让我爽了这一次,真的很舒服。你放心,我保证以后不再找你了。”说完他便离开了李冰洁。望着刘浩宇逐渐远去的背影,李冰洁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她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天空似乎在瞬间四分五裂,重重地砸向她的身体。

漫步在回家的路上,泪水不断地洗刷着她的脸颊,巨大的羞耻感从内心深处迸发而出。回想起刚才的经历,她不明白以后该如何面对刘浩宇那张丑恶的嘴脸。她发觉自己的胳膊在不受控制地颤抖,她不敢抬头,仿佛周围的路人此刻都在用鄙夷的眼光注视着她。突然,一辆汽车呼啸而来,连续不断的鸣笛声瞬间将她拉回了现实世界,她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险些没有出意外。“你不要命了是不是,能不能看点路!”司机探出头来气势汹汹地对她吼道。还未从惊吓中走出的李冰洁又遭言语上猛烈地一击,致使她瞬间僵在了原地,竟然连道歉都忘了。

尽管这件事儿对李冰洁造成了巨大的心里阴影,但她还是选择了沉默。因为她心中还抱着一线希望——也许他从此以后不再找我麻烦了,如果真是这样,那晚的事儿我忍了,毕竟我也不想再惹麻烦。

然而残酷的现实再次证明了她的天真。刘浩宇不仅没有放过她,甚至更加肆无忌带地骚扰她。在食堂排队买饭时,他总会偷偷地站在李冰洁身后,趁周围同学不注意伸出他那咸猪手满足自己的欲望。或者在校园里看到她一个人行走时突然从她身边掠过,迅速把手伸向她的胸部。日复一日地折磨如重锤般猛击着她的心脏,刘浩宇的咸猪手如幽灵般不断地在她脑海中闪现,以至于根本无法集中精力做任何事儿。课堂上她时常目光呆滞,被老师提问时她只能一脸茫然地站在那里,却一句话也答不上来。班主任发现了她最近听课状况的不佳及直线下滑的成绩,赶忙与其家长联系。李冰洁的父亲是一位完美主义者,这个消息当然令他气氛不已,因为学习上的问题李冰洁在家没少挨打,而她所能做的只能是在打骂中哭泣。

李冰洁也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这样消沉下去,于是她决定向学校的心理老师求助。她把自己被性侵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心理老师。本以为同样身为女人的心理老师听后一定会义愤填膺地为她打抱不平,或者给她一些安慰,然后一起商量解决问题的办法。出乎意料的是心理老师却摆着一副若无其事的面孔告她:“以后少跟他接触不就行了,这种事儿发生了也无法改变,自己调整好心态,别一直把这事儿放心上。再说了,自己不学会保护自己出了事儿你怪谁呢?”说完后心理老师以自己有课为由离开了。李冰洁孤零零地僵在原地,心头上的血并未止住,疼痛感在此刻似乎变得更加强烈。有一瞬间,她恍然觉得自己才是遭人唾弃的施暴者。不知不觉地,她在原地站了将近五分钟,泪水早已奔涌出来。

最终李冰洁还是将自己被性侵的屈辱经历透漏给了家人和班主任,虽然她并不想这么做,因为她并不想给身边的人添麻烦,可现如今已走投无路,她别无选择。这件事儿很快传到了校长那里,校长知道此事后责令刘浩宇回家反省。这一下可让刘浩宇一家慌了神,高考已进入倒计时,要是因为这事儿背个处分势必产生不好的影响。刘海昌(刘浩宇的父亲)得知后慌忙赶到学校求见校长。进校长办公室以后他的表现简直比见了自己的亲爹还亲,一上来就满脸堆笑地给校长套近乎,蜜一般的言语让任何人的心都为之麻醉。随后,刘海昌又送了几箱德国教士啤酒和几盒进口烟以此表达自己的诚意。校长那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诱人的赠品,刘海昌那张阿谀奉承的嘴迅速腐蚀着他的心,最终他不得不做出了妥协,并向刘海昌保证只要刘浩宇交出1000字的检查就不对他给予处分,也不外传此事儿。同时,他也向李冰洁的父母表示,这事儿校方已对其做出了相关的批评教育和思想引导,保证不会再有此事发生。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没过几天,刘浩宇就返校了。虽然这事儿被老爸刘海昌圆了过去,但刘浩宇丝毫没有罢休的意图,当然,他也担心如果哪天李冰洁再将此事儿反馈给班主任,到时候事情可就没那么好办了。于是,他在体育课课间休息之时再次找到李冰洁并威胁她道:“李冰洁,我警告你,以后不管我做什么,你一律保持沉默,不许向向班主任告状。你记住了,没有我刘浩宇做不出来的事儿,你只要你配合我,保证你很安全,否则的话,最后这三个月我不会让你好过的。”说完他猛地将李冰洁推倒在地,头也不回地走了。

几天后的一天下午,李冰洁得知校长要找她谈话,她听后心中暗喜,心想很可能是因为刘浩宇的事儿找我,说不定校长会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到了办公室,校长让李冰洁坐在她旁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后,便开始意味深长地讲述他年轻时的求学经历,末了,他不忘告诫李冰洁,年轻人要珍惜上学的机会,珍惜自己最宝贵的青春时光。就当前来看,考上一所好大学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不要因为身边的琐事儿而耽误了学业。至于刘浩宇的事儿,校长只是告诉她以后少跟他接触,把更多的经历放在学习上方可忘掉一切不愉快的事儿 儿。

至于刘浩宇,他丝毫没有半点悔改,那张魔爪一次次伸向李冰洁,把她的精神带入崩溃的边缘。放寒假以后,忍无可忍的李冰洁再次将此事告诉父母。当然,她心里也清楚,从上次那件事儿的处理结果以及校长与她的谈话中可以看出,学校是指望不上了,再加上刘浩宇的威胁使她意识到唯有法律手段才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经过一番商讨,李冰洁的父亲终于向警方报了案。

这天上午,刘海昌正在办公室整理文件,突然他接到警局打来的电话,说是刘浩宇涉嫌性侵班上的女同学,现已被带到当地公安局,目前正在接受调查。顷刻间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如遭雷劈一般,手机都差点摔地上。这个臭小子真是不长一点记性,上次那件事儿好不容易帮他处理好了,现在他又闹到公安局了,真会给老子添麻烦!刘海昌心中暗自骂道。他慌忙赶到警局,见到检察官以后他赶忙向其求情,但警方表示刘浩宇正在接受审查,还不能见面。他只能扫兴地离开公安局。

回家的路上,刘海昌陷入了沉思之中。突然,他灵机一动,对了,我要没记错的话我大学同学冯邵辉不就是当地公安局局长吗?大学的时候他是我室友,当时我跟他关系还不错,经常一块吃饭,旅游,更重要的是有困难我们还会相互帮助。毕业以后由于工作原因见面的机会少了,但偶尔还会联系,这事儿我相信他一定也会给我伸出援手的。

过年前夕,冯邵辉接到刘海昌的电话,说是要在一家饭店一起吃饭。毕竟是四年的老朋友,冯邵辉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到了饭店以后刘海昌把菜单递给冯邵辉并坦白这次他请客,菜随便点。冯邵辉客气地笑了一下对他说:“好不容易吃顿饭哪能让你请客……”“行了!”刘海昌伸出右手示意他停下。“跟我你还那么客气干嘛?大学那会儿你可没少帮我忙,这次请你也理所应当。这几年公司这边收益还不错,哪差这点钱?你不必顾及价格,尽管点你喜欢的吧!”待冯邵辉点完菜,两人开始兴致勃勃地交谈起来。双方果然是手足情深,滔滔不绝地说了半天以至于菜都上齐了却还没动几下筷子。吃饭期间刘海昌不停地与冯邵辉碰杯,还说了不少赞扬他的话,听得他心里美滋滋的。

就在这时,刘海昌把事先准备好的两箱海参摆在桌上,用带有一丝奉承的语气对冯邵辉说:“冯兄啊!我早知道你喜欢吃海参,现在哥们我有钱了,算是表达一下我的心意。”说实话,虽然二人平时关系不错,但今天的热情总觉得有些异常。况且早在十几年前他的公司就已收益丰厚,但在此之前刘海昌从未给他送过如此贵重的礼,这里面恐怕另有隐情。

想到这里,冯邵辉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刘兄啊!想必你有事儿想让我帮你吧!有事儿直说,能帮的兄弟我一定尽力而为!” 刘海昌听后一脸惊讶,激动地握着冯邵辉的手说:“哎呀呀!还是冯兄最了解我啊!我的小心思就这么被你猜到了。既然这样,我就直入主题吧!你应该还记得你们警局最近逮捕的一位叫刘浩宇的男孩儿吗?他是我儿子。唉!只怪这小子太不争气,之前说过他一次可他还是不长记性。但我还是希望冯兄能帮我一下,想办法把他释放出来,我保证以后不再给你们添麻烦了,行吗?”

见冯邵辉还在犹豫不决,刘海昌二话不说又在微信上给他发了10000块钱的红包。天呐!10000块钱!还有这两箱海参,够我们一家吃好几天了吧!冯邵辉的眼神犹如一个饥饿的人望着一大块令人垂涎三尺的肥肉,恨不得一口将其吞掉。冯邵辉连忙点头答应,表示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刘海昌。

在冯邵辉的不懈努力下,刘浩宇没过几天就被释放出来了。得知消息的李冰洁感到无比的震惊与不解,她哀求父亲能否从此休学,自己在家复习,因为她实在不想再见到刘浩宇那张令人作呕的嘴脸,父亲听后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懑,和李冰洁搂在一起抱头痛哭。李冰洁的父亲显然不服警方的处理方式,于是他再次上告,但公安局那边虽然嘴上答应会继续调查此事,行动上却丝毫没有任何做为。

休学在家的李冰洁常常一个人坐在桌前,呆呆地望着窗子发愣。虽然她不再面对刘浩宇,但这件事儿却是心中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一次,李冰洁正在做高考真题卷,突然,刘浩宇那双咸猪手和那天晚上他亲吻时的表情再次涌入她的脑海。她又一次感到呼吸急促,心跳加速,紧接着一声尖叫,抓起手中的卷子狠狠地将其撕成了碎片。母亲闻声赶来,看到满地的碎片和泣不成声的李冰洁时,不禁叹了一口气,不耐烦地对她说:“你何必这样折磨自己呢?哭有用吗?你爸不是向公安局反映过这件事儿了吗?你先耐心等等。马上就高考了,调整好心态,在家好好复习。”随后,李冰洁的母亲摇了摇头,离开了房间。

一段时间后,刘海昌与李冰洁的父亲取得联系,请求用钱解决双方的矛盾,却被李冰洁的父亲严词拒绝并大骂他不要脸。从那以后李冰洁的父亲天天守在公安局和法院门口,可是根本没人搭理他,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乞丐。

这天下午,家人都不在家,独留李冰洁一人躲在屋子里。望着在院子里尽情玩耍的孩子们,她回忆起了自己童年时代的美好时光。还有空中的麻雀,时而自由自在地翱翔在天空,时而落在树上嬉戏,这一切让她平生第一次感受到快乐是如此的奢侈,如此的遥不可及,仿佛是一位站在谷底的人仰望盘旋在山顶的雄鹰。李冰洁意识到,最后的稻草也要与她失之交臂,所有的希望顷刻间都化成了泡影。既然如此,活着又有何意义呢?傍晚时分,她爬到房顶上,准备就此结束自己的生命。

可是,当她真的坐在楼顶边时,却又陷入了犹豫。这个世界真的没有美好的事物吗?这真的是个无底洞吗?真的要抛弃家人一死了之吗?她努力回忆着这整件事儿,企图找出一线希望,但此时,她的脑海中只有无边无际的绝望之云。在她沉思的过程中,楼下已经聚集了不少吃瓜群众,对于李冰洁的这一行为,他们充满了好奇,人们相互猜测,众说纷纭。不一会儿,一位中年男子不耐烦地对她嚷道:“喂!想跳楼赶紧跳,为了等你跳我站了半天。不想跳就别在这儿浪费时间,我一会儿还有事儿呢!”

紧接着,其他吃瓜群众也跟着七嘴八舌地迎合起来。

“就是啊!要跳果断一点!犹豫什么?跳下来以后你就解脱啦!”

“自杀怎么不开个直播啊!让大家都欣赏一下你的死亡过程,让我们都爽一把!哈哈!”

“快跳!加油!祝你早日摆脱苦海!”

“俗话说一跳解千愁,所以赶快行动吧!另一个世界在向你招手。”

“真想死的话赶紧跳,别在这儿作秀!”

……

就在这个时候,李冰洁的同学夏梦琪正好经过这里。看到小区里聚集了不少人,她赶快跑去凑热闹。李冰洁因为颜值高,在高一时吸引了不少异性,这令她对李冰洁充满了怨恨与嫉妒。当她看到李冰洁坐在房顶时,心中不禁窃喜。夏梦琪赶忙跑到到楼下,冷笑一声后对她喊道:“李冰洁!你那么有魅力,居然还想不开?我看你跟刘浩宇关系非同一般啊,难不成被甩了?想跳就跳吧!跳下来以后你就出名啦!说不定还能上新闻哟!”

此时西斜的太阳却散发出万道金光,仿佛是生命结束前的回光返照。吹过楼顶的风如同来自地狱的幽灵徘徊在她身旁,使她不禁打了个寒颤。吃瓜群众的话语犹如千万支箭穿透她的心脏,当然,李冰洁做梦也不会想到,和自己相处三年的同学夏梦琪,在此刻也变得这般冷血,她的话更像是魔鬼的利齿,彻底撕碎了她心中最后一道防线。

接到民众报警后警方迅速调人赶往李冰洁所在的小区。不幸的是,当警察到达现场时,却发现李冰洁静静地躺在地上,身旁的液体如红色的毒蛇般蜿蜒地向四周延伸。吃瓜群众们初次见尸体,好奇心爆崩的他们纷纷拿起手机拍照留念。她的手机里保留着此生最后一条朋友圈:永别了!人间!天堂才是我的向往!

李冰洁猛地睁开双眼,发现阳光早已洒在被子上。紧接着传来了母亲的催促声:“李冰洁!都几点了还不起?英语补习班儿还去不去了?”她使劲揉了揉双眼就赶紧起床,简单地洗漱后开始用餐。吃饭时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家里的一切显得既熟悉又陌生,就连自己的身高也矮了不少,这令她感到十分诧异。饭后她向母亲询问警局那边的事儿,母亲却一脸疑惑地看着她说道:“你睡傻了吧!你爸去警局干嘛?”过了好大一会儿她才明白,原来自己正上小学,刚才的那些不过是一场漫长的噩梦。想到这里,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走在上课的路上,李冰洁依然沉浸在刚才的噩梦中。突然,她感觉脚被东西拌了一下,身体迅速前倾,就在她即将倒下的瞬间,一只胳膊挡在了前面。李冰洁扭头一看,发现是一位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小男孩。

“你没事儿吧!走路小心点!”小男孩眉头紧皱,一脸担心地对她说道。

“我没事儿,谢谢你啊!要不是你帮忙我准会摔倒!”李冰洁没想到这个陌生男孩能向她伸出援手,脸上不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仿佛吃了蜜一般的甜。

“没关系!我应该做的。只要你没事儿就好!我妈妈给我讲过,帮助别人,手留余香。另外,以后走路要小心呀!”小男孩那坚定的眼神中似乎还散发着光芒。

望着小男孩远去的背影,李冰洁心想,但愿那一切只是噩梦,永远不要在现实中重演。但愿世界都能像这个小男孩一般善良。

本文标签:

审核:bigyao精华:bigyao
关于短篇生活小说《噩梦》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