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屋情结

作者:丹石发表于:2019-01-03 21:21:44  短篇随笔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书屋情结

有如世外桃源的美丽,好似空谷幽兰的静谧,如同古老教堂的圣洁,仿佛宝库一样的丰富——这便是我多年来梦寐以求的一方读书的天地。它无需金壁辉煌,更无需大如殿堂,就算是茅屋草庐,只要能静静于其中与书为伴,只要能于其中思接千载,神通万里,也算是我人生的一大幸事了。

小时候,弟兄姊妹五人,睡觉尚是三弟兄一床,何来的屋子专供我读书?中学时,书渐渐多起来,“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话我也能渐渐领悟,只是没有书屋让我做黄金梦,当然更不会有书屋让我与颜如玉会晤。无奈我只好把堂屋的饭桌当成书案开始艰难的“上下求索”。

为了能“鲤鱼跳龙门”,初三那年四五月间,天刚刚亮,我便来到田埂上,大地还笼罩在淡淡的晨雾里,空气中弥漫着麦香和青草的芬芳。在这静谧的田野间,在这美丽的晨光中,我以天光为灯,我以大地为席,开始了晨读。虽然那时我依旧没有专供我读书的屋子,但我把天地当成了我的偌大的书屋。现在想来,还真有点“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惬意。并且那段有晨光作伴的日子,那份能融入大自然的美感,至今还令我留恋,甚至让我为之动容。

中师三年,几十人同处一室的那份喧闹,简直是“余音绕梁,三年始绝”啊。85年参加工作了,终于有了间属于我个人的屋子,那是一间怎样的小土屋啊:不到十平米的屋子被隔成了两个房间,外间是烧柴做饭的地方;里间是墙面斑驳、地面凹凸的斗室。做饭、睡觉、办公、会客全让这小土屋承包了。唯有一张粗笨的书桌、一把陈旧的木椅占领了小屋的一隅,还可以让人看出这里居住着一位曾经可能读过书的人。即便如此,我还是常得意于能在书堆里“寻寻觅觅”,只不过时常这屋子里都“冷冷清清”甚至“凄凄惨惨切切”。

成家后,唯一的一间新房里有了书柜、书桌,可读书的尴尬也应运而生。妻易失眠,每当忙完了一天事务的我坐在床边的写字台前读书的时候,便会有小偷般的惶恐:蹑手蹑脚的取出书尚还无妨,每看完一页要翻书的时候需万分小心,且要屏住呼吸,否则,清脆的翻书声在这万籁俱寂的夜里,便会招来妻子的埋怨。过了几年,更可叹的是孩子长大上学后,我那唯一的写字台的权属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成了写字台的“第二继承人”。如果我非要与女儿同时抢占读书宝地,妻子总会给女儿“助阵”,仓惶逃窜的只能是我。好在唯一能慰藉我的是:凭着“游击战” 和“持久战”我通过自学考试,居然大学毕业了。

到了成都以后,为了有一间可以读书的屋子,我按揭了一套三居室的住房,原本想多年的夙愿总可以了却了吧。岂料,这带书房的房子倒成了血盆大口,除了将我十几年的积蓄吞了个精光之外,每月还得拿出我收入的一半来塞它的大嘴。书屋是有了,可我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因为我囊中羞涩,买不起书柜、买不起书桌,书只能装在纸箱里堆在书屋里。为了能早点塞满这套按揭房的大嘴,我不得不去为生计奔波,面对这间空空荡荡的书屋,我只好“望书兴叹”了。

如果诗圣杜公泉下有知,是否也该为我或者类似我这般遭遇的读书人发表点“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书屋”之类的感慨呢?

本文标签:

审核:陈士彬推荐:陈士彬
关于短篇随笔散文《书屋情结》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