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岸网络文学>>杂文>> 张狂的资格谁给了我 ——写在2018.11.23的时刻

张狂的资格谁给了我 ——写在2018.11.23的时刻

作者:戴咸明发表于:2018-12-01 19:24:12  短篇杂谈杂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张狂的资格谁给了我

——写在2018.11.23的时刻

祖母,冥冥之中的欢呼。冬,风和日丽的金湖在思念与赶超的韵律中,子子孙孙大踏步地前行着。苏州之行的收获,挂满祖母的在天之灵的赋予与愿景。孩童的调皮,在酒精的催化下五颜六色、摇曳生姿、波澜壮阔,在撒娇与贪婪的时分,尽显懵懂的气色。或,东西南北;或,云里雾里;或,天地人间。难能可贵的谈吐,写成了不可缺失的童年时光——仿佛祖母在看着呢。祖母,我们大家庭的张扬正凸显着时代快速运转的旋律。谁给了我那狂的来源?没有理由。谁让我狂去张扬?没有资本。谁赋予我狂的土壤?没有胆量。我,能狂什么? 我在想着!

我没有狂的天分,因为我在艰辛地创业中。我没有狂的动机,世界好大我在远行。我没有狂飙的胆识,我需要阳光雨露。口无遮拦的滔滔不绝,让时光在笃定中写些什么?狂,多么令人神往!狂,多么让人胆怯!狂,多么深邃的叫法。我在摸索中;我在探讨中;我在在纠结中。狂,我多么向往的时刻!没有资本的狂,叫无知;没有阅历的狂,叫无为;没有资格的狂,叫无能为力。酒后的谈吐,在家人的氛围中侃侃而谈,是狂?是喜?是对?是错?让家长去评说。

假如有一天,能在江苏的舞台?假如有一天,能在中国的舞台?假如能有一天,在世界的舞台?去演说家乡美丽,狂就不再是令人讨厌的说词。狂,多么令人诚惶诚恐。狂,让人在妒忌的言论中去检索世间的美丽。狂,给人在启迪的台阶上思索前行的方向。没有无缘无故的狂,更没有狂的无缘无故。

张狂的资格谁给了我?没有!张狂的理由谁给了我?没有!张狂的心态谁给了我?没有!艰辛的步履,使人在螺旋式的成长中慢慢地长大。为了生存的最大幸福指数,而忙忙碌碌。为了不被人唾弃而勇往直前的我们在奋斗的途中。非要加上狂这一尺,我没有回避的空间,因为我在酒性的发着时分,或许,说了点什么?非要说我狂人,我没有推脱的余地,或许我在不该张扬的地方,言语有点不适合,非要定义狂,我怎么去说呢?

初冬刻骨铭心时分,祖母还留人间的刹那,狂言、狂语、狂话、狂风、狂雨,相信理解的理解会在理解的理解中理解。我不会狂,因为我不是狂人!我不能狂,因为我们资质。我不是狂,因为我懂得彼此尊重需要理解。

张狂的资格,谁都没有给予我!张狂的理由,谁都没有赋予我!张狂的动机,谁都不会容忍我。张狂,多么令人毛骨悚然。张狂的标签,是万万不可以贴上。张狂的定义,没有谁愿意去为之而疯狂。当今的时令,没有钱、没有权利、没有资源,请问你用什么在张狂?当今的天地,没有风雨的润泽,请问你用什么去狂!张狂,一生的大忌;张狂,为人的禁忌;张狂,就是一把双刃剑。张狂,事业上的绊脚石。张狂,交际的屏障。张狂,咎由自取的结局。

张狂的资格谁都没有给予给我,我是农民的儿子。张狂的资格谁都没有给予过我,我是田园上的一颗小小草。张狂的资格谁都没有给予过我,我是憧憬美好生活的勇往者!

2018.12.01

本文标签:

审核:bigyao精华:bigyao一家之辞:bigyao
关于短篇杂谈杂文《张狂的资格谁给了我 ——写在2018.11.23的时刻》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杂文
杂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