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客

作者:芒果mang发表于:2018-08-27 21:50:33  短篇言情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一、这是命中注定,我欠你的!

你知道吗?总会有这么一些人,在你的生命里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可你始终却不愿意承认他的存在,更不愿意让任何人去提起他,那是伤,那是痛,是成长,是回忆!

苏溪给林然打电话的时候,林然还在熟睡中,电话刚接通,就听着她火急火燎的喊道,“十分钟,给你十分钟,马上下床,我在楼下”。林然放了手机在床上眯了大概有那么三十秒,起身下床,然后洗漱,换衣服,下楼。苏溪在小区门口的椅子上斜躺着,手里攥着今天的报纸,林然用手挡住刺眼的阳光,可依然挡不住苏溪 手里报纸上赫然醒目的大字,华艺集团的总经理莫北与市长千金何初晴定于本月十五日订婚,封面上就是那个男人的照片,林然忽然觉得心很痛很痛,她捂住心口,慢慢地蹲下来,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掉下来,苏溪过来抱住她,任她在自己怀里泪流成河,这一天,是真的来了啊,那个说要娶她的男人终因为门不当户不对放弃了她,他终于不要她了,这是命中注定的,他欠她的!

二、他是太阳,他会发光,靠近他,我怕受伤!

还记得四年前,林然大学刚毕业,身上带着一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一猛子扎进北漂的行列,那时的她,一把高高束起的马尾,满身的青春与活力,眼里的桀骜不羁谁都比不上,通过朋友的介绍,进了华艺,以一个实习生的资格,试用三个月,那是上班第一天,那个像神一样的男子给他们做培训,她在台下眼睛死死的盯住台上的男人,不停的说好,以至于在后来的四年间,她在那个男人跟前没有说过半个不好,可是都那么久了不是吗?你看报纸上都登上去了,他要和市长的千金订婚了,以后他与她再无瓜葛了,对,是再无瓜葛了!她抱着苏溪的腿,啜泣道:“我想他了,我不要离开他,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我什么都愿意”,苏溪抚摸着她的背,手心发抖,跟着她哭:“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可我要怎么帮你”?她拍了拍林然的肩膀,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到:“要不,我找人去闹婚吧,然后趁机把他抢回来吧?”林然哭的更凶了,此时的她,就像被别人抢了糖吃的小孩一样,眼里心 里满满都是悲伤,跑过来抢了苏溪手中的报纸,撕的粉碎,像个孩子一样任性的踩着地上的碎纸,仿佛要踩到地下去,苏溪紧紧的抱住她,拍着她的肩膀,轻轻地拍着,看着面前的泪人,苏溪有些后悔,真不应该带这个东西来找她的,可是说白了有些事情,迟早都得面对不是吗?过了一会,苏溪感觉到面前的人儿似乎平静了许多,于是拉她坐在椅子上,半开玩笑的说到:“走吧,婚礼那天我们就去这样闹,吓死他!”对,他就是那个总经理,林然爱的死去活来的男人,抛弃林然的男人,莫北。林然的直属上司,华艺的老总!圈子里有名的钻石王老五,可惜不属于她林然了,也许从来就没有属于过她吧!一直以来都是她自作多情吧!那个男人从来不会在别人面前承认他们的关系,陪她逛街从来不会牵她的手,从来不会和她一起走,这么些年了,林然都习惯,习惯了她在他眼中的微不足道,习惯了他对她的漠视,可是尽管她这样卑微的习惯,那个男人还是要娶别的女人,不管爱与不爱,他都不属于她林然,想到这儿,林然似乎感觉自己除了心很痛之外再没别的感觉,她直起身子,背挺得直直的,索性也不哭了,抹了抹眼睛,拍掉身上的灰尘,拉着苏溪的手,向小区停车场走去,高速上林然把车开的飞快,坐在副驾驶上的苏溪双手打颤,紧抓着安全带,用另一只手捣了一下林然低声说道:“小然呀,这是飞机不是车,呸,是车不是飞机,”说完她的舌头都打结了,很明显林然并没有听她的话,相反车速倒还提升了不少,苏溪有些后悔出门居然没有给妈妈留个遗言啊什么的,照这样开下去,她能有个全尸都不错了!林然停车的地方是她们经常去的酒吧,记得公司年会莫北在这请公司员工喝酒,在那次之后,林然只来这家酒吧,她说这儿有莫北的气息,她会安心,一直以来,大家都习惯了叫他莫老大,他本来就是老大,整个公司都是他的,这么叫也没什么不合适,只有林然,在上班第一天做完自我介绍后就叫他莫北,她说他是她第一眼就爱上的男人,叫了整整四年,可是她什么都没得到,最后还被伤的体无完肤,和往常一样,她只喝酒,红酒白酒换着喝,还记得公司第一次年会,莫北夸奖了她的设计,那天大家都给她敬酒,她有些招架不住,转身看莫北,莫北二话没说,挡了所有的酒。她蜷缩在沙发上,一杯一杯的喝酒,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苏溪去夺她手里的酒杯,她不肯,哭着要莫北,苏溪知道她喝多了,过去扶她,她死活不动,拉着苏溪的手,让她给莫北打电话,拗不住她,苏溪只能给莫北打电话,可接电话的一个女的,甜甜的声音说你好,莫北在洗澡,有什么事出来联系,苏溪的心咯噔一下,回头躺在沙发上的林然,慌忙挂了电话。看着酒吧大厅的表时针已经指向一,苏溪明白该回家了,无奈只能给原野打了电话,原野,林然的同事,林然喜欢了莫北多少年,原野就喜欢了林然多少年,只是那份喜欢只能被林然定义为好同事,从来没有更进一步的发展。给原野打了电话说了情况不到十分钟原野就出现在酒吧,两人把林然弄到车上,到家的时候,林然已经在座位上睡着了,原野背着她上楼,她安安静静的趴在原野背上,没有了白天的那种喧嚣和犀利,更多的是温顺,回到家把她放在床上,林然却死死的抓着原野的手,嘴里喊着莫北的名字手上不放开,大家都心知肚明,她是把原野当成莫北了,原野抽了几次也没抽开,索性就地坐下,回过头看看跟进来的苏溪,苏溪无奈的耸耸肩,给他说了声麻烦你了就出去了,过了会,扔了床被子进来,指着地说:“今晚委屈你了”。原野坐在地上看着眼前安静的面庞,腮边还挂着泪珠像极了曹雪芹书中的林黛玉,让人有一种忍不住想保护的欲望,尽管他在她的眼里什么都不是,她不爱他,可那又能怎么样了,他能看到她就好了,她能陪着他就好了!熟睡中的她并不怎么安稳,夜里哭着醒来了好多次,原野的手一直没敢动,第二天早上八点苏溪进来就看到的是这样的一副画面,原野在地上坐着,睡着了。而床上的人儿睡得似乎并不怎么好,眉头一直皱着,她推了推原野,让他去外面沙发上躺会,可是他起身看了一下林然就出门了,苏溪叫醒林然起床,然后去做早点,吃完早点准备出门上班,可林然却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说有点不舒服不去上班了,苏溪过来把包摔在沙发上冲着林然吼到:“你都一周没去上班了,自从知道他要订婚了你就一直躲着,有意义吗?你要躲到什么时候去,没了他你是不是就不活了?”没等林然辩解苏溪就拉着她出了门,刚到公司门口就看到何初晴进了总经理专属电梯,林然感觉自己忽然有些呼吸困难,抓得苏溪手都有些痛了,电梯门快要关上的时候,她看到何初晴在对自己笑,那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姑娘在知道她和莫北的关系后就一直想尽一切办法出现在她面前,你看,今天也是这样。苏溪拉着她的手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带着她向旁边的电梯走去,进了工作室,大家一如既往的忙着自己的事情,并没有因为她而改变什么,她定定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组长拿过来合同让她拿到总经理的办公室去把字签了,她忽然有些为难,到底是去还是不去,犹豫间,组长有催她让她快点。合同有急用,她看看都在忙着的同事,心一狠上了楼,站在办公室门前脚却挪不动步,手放到门上又缩了回去,犹豫间门突然开了,秘书走了出来向她点点头,她抬眼的瞬间就看到那个男人,站在书桌前,何初晴半跪在沙发上帮他研磨,那个男人手里握着毛笔,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他的侧面,棱角分明,好看的要命,她就那么傻傻的站在门上,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里面的画面是如此和谐,而她就像突兀出现在风景里的一个人,除了多余还是多于,何初晴看着她笑,笑容中有炫耀也有不屑,她挺了挺背直着眼睛看向莫北,可是他脸上一丝多余的表情都没有,只是用眼光询问她要干嘛?她扬了扬手中的合同说:“莫总,这是我们组的合同,你看一下签个字吧!”不等莫北回答,她匆忙下了楼,在楼梯转角处,蹲下身去,泣不成声,这是她四年来第一次叫莫北莫总,是在这样一个状况下。她有些恨自己,恨自己不争气恨自己的懦弱,可是有什么用,她忘不了他,尽管他们现在形同陌路,可她还是忘不了他啊!她比苏溪先下班,回到家,打开冰箱,里面空空如也,她准备去超市买点东西,冰箱满了,心里就会有些慰籍。打车去了超市,在超市门口看到打折促销的小广告,她扫了一眼就进去了,以往她和苏溪去逛超市看到这种打折的广告都会从头看到尾的,希望能淘到她们心仪便宜的东西,如今,她已经没有力气去看了,结账的时候,她推着满满一车方便面,超市收银的姑娘好心提醒她今天的方便面不做促销活动,林然友好的冲收银姑娘笑笑,拿出钱包结账,拎着一大袋子方便面出了超市门,外面正下着大雨,林然有些后悔没在超市多呆会,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家,刚坐车上就接到苏溪的电话,没带伞,打不到车,让林然去接她,林然只能麻烦师傅转个弯往公司方向开,到公司门口,苏溪还没出来,林然给苏溪打电话让快点,自己无聊的把玩着手机,抬头就看见了莫北,他穿着白色的衬衫,西服举在头上挡雨,那件剪裁得体的西服下,是何初晴楚楚动人的脸,那一瞬间,她有一些呆住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莫北,与她在一起的四年里,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举动,她忽然觉得自己是多么可笑,原来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她一直以为莫北是爱她的,只是迫于家庭因素而已,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她多想了。那个她日思夜想的男人,此刻充当了别人的护花使者,那个被她当做神一样的男人,如今是别人的人,不再属于她了。想到这儿,她有些难过,就那么呆呆的忘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心口痛的让她差点窒息,背上的凉意袭卷了全身,她抱住膝盖企图让自己暖和些,可似乎并不起什么作用,她想哭,可是却哭不出来,就那么呆呆的坐在座位上,看着刚刚他们离开的地方······不一会儿,苏溪挎着包包风风火火的从公司大厅跑出来,她冲苏溪招招手叫她上车,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饭点,她在苏溪目瞪口呆的表情下拖着从超市买的方便面进了厨房,熟练的洗菜、切菜、煮面,她已经记不起上一次做饭在什么时候了,只记得莫北喜欢她做的饭,刚开始是嫌弃的,她给莫北做的第一顿饭就是煮泡面,可惜那天天公很不作美,蛋是生的,莫北吃了一口就吐了,转过身板着脸训她“一个姑娘家,做饭怎么可以成这样,以后谁会要。”后面他就叫了外卖,比她做的好多了,本来是莫北一句很无心得玩笑话,可是林然却当真了,从那次以后,她就一直在厨房,只要一下班就带着食谱进厨房,网上学,跟着邻居阿姨学,那段时间,她一直围着厨房转,手上不是烫伤就是菜刀不小心划伤的,可是这些付出还是很值得的,至少她做饭水平提高了很多很多。莫北胃不好,于是她改了懒床的习惯,每天早上早早起来给莫北熬粥,然后用保温盒小心翼翼的装好,带到公司去,尽管莫北只是偶尔吃一两口,可是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持了这么久,不过现在不用了,她可以每天多睡会了,不用在担心一天天带给他的粥合不合他的胃口,她忽然觉得好轻松好轻松。吃完饭,她让苏溪去洗碗,自己进了房间,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眼睛直直的望着天花板,苏溪换了睡衣进来躺在她身边,抱住她给她说:“小然我们休息一下吧,去外面散散心吧!”见她没吭声,苏溪拿了手机出来查询航班,“买明天的吧,我们明天就走”林然捂了被子转过身去不再说话,开始睡觉。第二天早上林然早早起来收拾东西,破天荒的做了早餐,虽然就煎了两个鸡蛋而已,可是这让苏溪已经很欣慰了,至少林然能够好好生活了。吃了早餐,两人一起去了公司,设计部比较烦人,休假必须得在领导跟前批准,必须得亲自去,苏溪很快就请好了假,然后在楼下等林然。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林然并不是来休假的,辞职报告今天早上早早就写好了,  她不知道该怎样交给莫北,在莫北门前站了很久很久,她终究没有勇气走进去,只得托秘书带进去交给他,然后头也不回的下了楼,做这个决定之前,她是想了好久的,辞职,不光意味着她没了工作,更意味着她以后见莫北的机会很少了,可是不这样做,还有什么办法呢?莫北订完婚,就不会和她有任何关系了,倒不如自己主动些,毕竟长痛不如短痛,她是时候放自己一条生路了!下了楼,跟组里的同事一一道别,路过原野的办公桌,她停住了脚步,冲着原野笑了笑,然后走开,她林然从来不是什么好女人,可原野是个好男人,他值得好的人来爱他,她林然不配,一点都不配。所以还是不要招惹他!出了门,拉着苏溪直奔机场,两点的票,现在一点,她们还有一个小时就要离开这儿了。离开这个给她伤痛的地方了,如果可以,她想选择不再回来!如果逃避能让她好过一些,那就逃避吧!

三、说好了要放手的,你不要回头!

我做足了放手的准备,你别回头,我也别挽留好吗?

林然在登上飞机的时候,口袋里电话响了,来电显示赫然写着莫北两个大字,刺的林然眼睛生痛,她犹豫了一下,颤抖着按下挂机键,然后关机,登上飞机。苏溪坐在她旁边用眼神示意她没事吧,林然转过身去向苏溪笑笑,表示她很好,空姐很友好的帮她系上了安全带,并给她送了饮料,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晚上了,苏溪的朋友来接机,一男一女,苏溪给她一一介绍,男的叫陆勍深,女的陈程,林然抬眼看向陆勍深,想都没想就对他说道:“你长的真好看”,陆勍深笑了,露出一口白白的牙齿,回到“你很可爱!”然后很顺手的接过她的行李箱,林然挽着苏溪的胳膊,晃着给苏溪说,“他的眉毛很像莫北的”苏溪停住脚步,看向她,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莫北,她刚喊了莫北的名字,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她转过身去,眼睛却不由自主红了,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莫北好看的人啊,这么些年来,她的视线始终绕着莫北转,却始终发现不了别人的好。就像现在,她都打算放手了,可挂在嘴边的名字依旧是他,她有些讨厌自己,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没骨气?怎么可以这样不争气?苏溪安慰她似的拍拍她的肩膀,然后上车,她低着头,呆呆的跟在后面。沉默着。陆勍深带他们去吃饭,是一家日本的店,她要了好多好多寿司,然后一个人在那特别努力的吃着,陆勍深坐在对面,只看着她笑,不说话,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今天一天没吃饭了,有点饿了,陆勍深递过来一张纸巾,表示很理解的点点头,然后把她旁边的红酒换成白开水,她忽然有些感动,莫北就不会这样,她跟莫北吃饭都是他迅速吃完然后坐在对面不耐烦的等她,而此时此刻,她忽然很想哭,索性饭也不吃了,借口去卫生间,靠在卫生间门上,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掏出手机开机,显示只有一条短信未读,她点开,是莫北的,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愿安好,她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她交了辞职报告,她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那个男人,那个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只送给了她三个字,愿安好,她林然上辈子是欠了他莫北了,是欠他们全家了,这辈子要被他这样践踏,她连给她留得最后一丝自尊都没了,真可笑!她顾不了那么多,直接坐在卫生间的地上,放声大哭,旁边一个人递过来纸巾,她接过来用沙哑的声音说了声谢谢继续哭,旁边的人并没有走,而是跟着她一同坐在地上,林然抬起头来看她,不是别人,正是今天来接她们的那个叫陈程的女的,一头犀利的短发,看着特别干练,此刻,她正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到:“林然,你知道吗?我跟你一样,我未婚夫今天结婚,我也被人抛弃过”,林然停住了哭泣,看着陈程的平静的脸庞,脸上写满了诧异,陈程学林然一屁股坐在地上,点燃了一支烟,烟雾缭绕中林然看到了陈程眼角的泪滴,林然忽然有些心疼这个看起来特别高冷的姑娘,林然侧身握住陈程的手,两只冰凉的手就一直这么紧紧地握着······直到卫生间的门被推开,苏溪着急的冲进来看着地上坐着的两个人,有些诧异,却也没说什么,扶起两人然后向外走去,三个人很有默契的不说话,晚上陆勍深开车送她们回宾馆,下了车林然说了声谢谢头也不回的进了门,换了鞋子,林然把自己泡在浴缸里,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不知是过了多久,听见苏溪在外面砸门的声音,在外面着急的喊道:“林然你没事吧?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呀,好男人多的是,你别吊死在一棵树上呀,你快开门”,林然自嘲的笑笑,朝着门外喊了句,“我没事,马上就出来”,门外的人松了一口气,转身离去。第二天一大早,陆勍深来接她们去海边,林然这样一个内陆长大的孩子对大海是充满了向往的,她曾无数次幻想过和莫北去海边手牵着手散步的场景,可现在看来一切是那么的可笑,是那么的不切实际,下了车,她脱了鞋子直奔海滩,海边的日出很美,可周围一切,与她无关,莫北不会因为这些美景而回到她身边的,就让她一个人在这享受孤独终老的感觉吧!此刻,与他人无关,只有自己,她只为自己任性一把!她光着脚丫子踩在柔软的沙滩上,尽情的欢笑着,奔跑着,苏溪看着眼前活奔乱跳的人儿,咧开嘴笑了,她有多久没有看到林然此刻的笑容了······他们还去爬了海边的山,直到傍晚才下了山,躺在沙滩上,林然喊脚痛,死活不走了,陆勍深打趣道:“要不我背你吧!”林然笑笑,说,:“大帅哥背我呀,可是我太重了”,说着自己捂着嘴笑起来,忽然,林然的笑容凝住了,眼睛望着前方望去,顺着林然的目光看过去,苏溪看到,莫北手拉着他的未婚妻,正往他们的方向走来,林然呆呆的望着莫北,嘴里说不出来一句话,苏溪把林然从沙滩上扶起来,不知死活的跑过去向莫北问好,莫北点点头,并不看她,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风度翩翩,右手插在口袋里,左手被美女挽着,冲林然微笑了一下,然后从他们身边走过去,林然腿一软,差点倒在地上,幸亏陆勍深及时扶住她,她苦涩的笑笑,一个人向前走去,大家默默地在后面跟着她,晚上下了大雨,林然裹着被子在抱着电脑看泡沫剧,忽然听到手机响声,她拿过来看到手机上熟悉的号码,接电话的手在半空中僵住了,电话是莫北打来的,林然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接,把手机扔在床上,任她一遍又一遍的响个不停,林然把自己用被子捂的严严实实的,关了灯睡觉,她以为这样她睡着了就可以不用再去想他了,可是翻来覆去她就是睡不着,她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凌晨三点,给莫北回了条短信:“怎么了”,很快短信就回过来了,“你下来”,林然看了一下窗外,雨还在下,她来不及穿衣服,匆匆跑了出去,刚跑到门口就被揉进一个冰凉的怀抱,莫北眼圈红红的,紧紧地抱着她,沙哑着嗓子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一连说了三个对不起,林然看着满地的烟头,心里心疼极了莫北,她抬着头看他,一字一句的对他说:“我爱你,所以不管什么样子,都没有对不起”,“我爱你,可除了爱你,我什么都给不了你的,我和她,是说不清的”,说完这些,莫北在没有下文,“我会等你,等到你和他结婚,或者分手”林然坚定的说到。莫北点燃了一支烟,烟雾缭绕在半空中,盘旋着消散去,最终莫北还是什么都没说,林然双脚麻木的挪回宾馆。他连一个承诺都舍不得给她,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敢给什么承诺。真的是情到深处转薄情啊,握不住的沙,拿就扬了他吧!

四。我们就这样彼此放过吧!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不管以前她经历了什么,可是这三天她很安心,至少不会让自己在那个虚无的世界中无法自拔,爱一个人有多难,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吧!或者说爱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人有多难,只有她自己的切身体会吧!一场没有交易的感情,一场不对等的付出,不管有多么的为难,有多么的有缘无份,她始终以一个受害者的身份贯穿在她生命的始终!从机场出来林然直奔理发店,四年来视发如命的她减掉了齐腰的长发 ,垂到耳边的短发扎的她脖子痛。莫北说过,喜欢她长发及腰,喜欢她衣袂飘飘,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他仍是她的软肋,却不再是她的盔甲。如果说爱情能够让人成长,那么此刻林然应该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了吧!莫北,我们就这样放过彼此吧!

五。决定了吗?不回头

下定决心要离开的时候,我们就不应该回头,谁都不要挽留,哪怕从此之后,我们都不会有任何交集。

——2018年8月兰州
审核:玉面郎君
关于短篇言情小说《过客》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