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岸网络文学>>杂文>> 静音就是天音,你听到了吗

静音就是天音,你听到了吗

作者:终南悠然翁发表于:2018-07-01 21:31:11  短篇杂谈杂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混沌没有七窍,也没有四肢。但能听得市音,观得世象,说得心声,走起路来,稳健而豪迈。老鼠咬破天的时候,他就在路上了,一步一个春秋的走着,把砂石走成了绿洲,荒蛮走成了文明,一路来到今天,还在走着。谁都知道他,但谁都不知道他是谁。直到有一天,空中飞过一只鲲鹏和他打招呼,人们才知道他叫混沌。

恍惚是个无形无状,飘忽不定的人。但他脑子灵,心眼活,手脚麻利,走起路来不是走,是跑,跟着风跑。风到了哪里,他就到了哪里;哪里有风,哪里就有他。跑有跑的好处,见多识广嘛。别人知道的,他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他还知道。他不知道的,是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就有热心肠的人想帮他解决这个人生难题,但始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热心肠的人心凉了,埋怨他恍惚的没个主见。所以,人再见了他,就叫他恍惚。

混沌走着,恍惚跑着,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这天相遇在了模棱两可山,是非糊涂河。虽然俩个人谁也不认识谁,但一见如故的亲。亲得说着相见恨晚的话,聊着趣味相投的事。

两个人相对而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个笑一笑,那个乐一乐;这个摇摇头,那个点点头。一个说话没声,一个说话没音。不知道的,说他俩是哑巴。知道的,知道他俩说得是静音。人都热衷着五音的悦耳欢心,谁愿意听两个哑巴的无趣静音?没人愿意听,他俩却愿意说,说得是不亦乐乎,如痴如醉。这就让个别人感到了好奇,闲着也是闲着,凑过来听听吧,反正不影响打酱油。听了一阵才知道,原来,静音不是没音,是大音,大音不就是天音吗?听到了天音,也就听清了混沌与恍惚在说什么了。

混沌道:世兄,你浪迹于四方八极,穿越于千古人事。想必了然于天地大美之奥妙,四时明法之机变,万物成理之所在。可否就其乐闻趣事,说个一二,开我眼界,快我闲情?

恍惚道:要说乐闻趣事,确实多如河汉星云。若择一二,非岐伯之言,最为怡笑大方之家。

混沌道:其乃华夏中医始祖,深受万民敬仰。其之谓何,怡笑大方之家?

恍惚道:他对黄帝道:古人所以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是因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故能形与神俱,尽终天年。今时之人,以酒为浆,为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耗散其真,务快其心,逆于生乐,故半百而衰。这话听起来,如惊雷灌耳的响亮,醍醐灌顶的真谛。实际上,却是无比的荒谬,一派的妄言。自有朝以来,遵其言,守其道者,鲜有其人。而逆其言,反其道者,无所不在。该尽天年的尽天年,该形与神俱的俱形神。你说,他这不是欺世盗名的花言,故弄玄虚的巧语吗?往而不返,大而不当,岂不怡笑大方之家吗?

混沌道:这是你偏见了岐伯之言。正因为逆其言,反其道,世上难见尽终天年的百二寿星,大多要么非夭即折,要么就是形神离散。知道他是在说人,知道也是在说天下吗?下医医人,上医医国。他的话是有前提的,前提是道。不知道,怎么能理解他话的寓意?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知道、懂道的人多了,就出现了圣贤诸子。圣贤诸子们虽然不是行医的,但却是医国的。用这样的观察悟他的话,就入了道了。

恍惚道:哈哈,这些人更为可笑,个个都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的主。就说墨子吧,不把超人的智慧用在发财致富,享受生活上,却用在了拧着劲地跟孔子吵架上。不就是一句仁爱、兼爱吗?何必哪么较真,吵得惊天动地,够无聊的。孟子也是吃饱了撑的,撵着墨子替孔子抱不平。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老子庄子,这一老一少在旁边煽风点火地说:什么仁爱兼爱,都不对。无为才是大爱,有为便是不爱。你想想,家国里没有你头大的天,富贵里没你一分钱的利益。不过是江湖的凡夫,庙外的俗子,操什么君王之心,谋什么国是家政呀。这不是患有狂疾吗?

混沌道:家大家小,大夫死活,是跟他们没任何关。国破了,君王换了,对他们来说,只是又迎来了一个同样的早晨。但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身为天下人,关心天下事,难道不对吗?他们把脉天下的疾病,诊断天下的病情,开出自己的药方,为天下苍生求生存,为万世开泰洒热血,是天下人应有的担当。说这些人是狂疾的,无非是麻木不仁的行尸,没有灵魂的走肉。

恍惚道:拥有邦国的是君王,家大业旺的是大夫,天下是这些人的天下。黎民百姓只是打工的贱民,纳税的苦力。怎么能说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于理不通,是可信,孰不可信。

混沌道:族有氏,人有姓。有姓有氏,就是宗庙的子孙,社稷的成员。天下怎么就不是天下人的天下?天灾能灭人,人祸就灭不得天下吗?天下到了率兽食人的地步,天下人不该操心救天下吗?

恍惚道:有用吗?周天下不还是灭亡了吗?

混沌道:大夫能治病,却救不了命。若能救命,就没死了。人要作死,谁也救不了。君王大夫作死,周朝王怎能不灭?他们不做鬼,天下怎能不颠覆?亡是亡在了鬼身上,跟人没关系。

恍惚道:哈哈,你真会说笑。明明是人造成的,怎么怨到了鬼身上。

混沌道:知道有一种叫类的兽吧?类,自为牝牡,不分性别。说人类人类的,就是在说人也有类的这个特征:自为善恶,难说好坏。为了把这个特征说清楚,人就有了以禽兽自喻的属相。虽然人都极力把自己属相的优点,描绘得非常吉祥,非常美好,好得恨不能说成是神的化身。可是再怎么美化,也否定不了其残忍毒辣的一面。为什么要回避属相中丑恶阴险的一面呢?因为怕被当成了鬼。鬼,就是阴险丑恶的形象代言人。所以,说到了人,也应该是在说鬼神。说起了鬼神,也是在说人。周朝初期,文王武王开了太平盛世,也就有了文武之道。邦国交战,也是用回合的方式礼尚往来。敌方的战车坏了,帮着修好了再战。遇到白发的老将,还礼让三分的不好意思动手。到了后期,就惨不忍睹了,玩得全是不讲理,没人味的禽兽把戏。鬼乱了天下,神坏了社稷,也就毁了文武之道。所以说,天下的灭亡,是鬼神造成的,不是人为的。

恍惚道:说人如类,终不是类。人与鬼神,说到底也各有其性,总不至于无法辨别吧?

混沌道:说好辨别也很容易。从体制上来说,荣身天庭,享有富贵权势的,就是神。身陷凡尘草莽,落魄受苦的,就是鬼。总而言之,体制内的是神,体制外的是鬼。说孤魂野鬼,就是这个意思。从人性来说,没法辨认,自为鬼神,亦鬼亦神。怎么辨认,其实没有任何意义。无论是谁,不论高低贵贱,相貌俊丑,只要是为苍生福祉奔走,为普世大众谋利,为民族做出贡献的,就是神。祸国殃民的,造孽人世的,就是鬼。

恍惚道:若是有了孙悟空的火眼金睛,所有的鬼神都一目了然,不用这么为难了。

混沌道:孙悟空也有走眼的时候,充其量也只能认得些小鬼小妖,遇到了大魔老鬼,也是个睁眼瞎。

恍惚道:又说笑了吧?孙悟空那么亮的眼睛,怎么成了睁眼瞎呢?那一路上的妖魔,那个逃过了他的眼睛?

混沌道:别忘了人是自为鬼神的。他的眼睛有亮的时候,也有瞎得时候。世上没有十足的鬼,也没有完美的神。他的金箍棒底下就冤死过好人,也委屈过神。他后来为什么莽撞不足,冷静有余了呢?因为他觉悟了。

恍惚道:毫不夸张地说,那一百回里,你说到哪一段,我都能倒背如流,张口就来,怎么就没看到你说的情节?

混沌道:背如流我信,说看懂了我不信。小儿妇孺也能倒背如流,不过是知道些妖魔打架的有趣神话。若说从中悟出了内在的道理,隐喻的玄机,不一定。

恍惚道:你骂我?我看不懂一部小说?笑话。

混沌道:我问你,说孙悟空是从石头缝里出生的,难道他真没有父母,没有爸吗?要说有爸,你知道他爸是谁吗?说孙悟空手持金箍棒,头戴紧箍咒,还有双火眼金睛,你知道你也有,人人都有吗?有,为什么不觉得有呢?孙悟空大闹天宫是他嘴馋的结果吗?你信吗?背后就没有惊天大阴谋吗?他与天兵天为敌,英雄的不可一世。为什么遇到了妖魔,就束手无策地坐在山底下哭呢?如来、菩萨和玄奘是那样的形象吗?为什么要这么描写他们?是吴承恩的生编乱造,还是独具匠心的隐喻?再问你,看着孙悟空保护唐僧一路取经,读完了这本书,你取到了经吗?这些,看懂了吗?

恍惚一听,两眼发呆,口不能言,舌举而不能下。半晌,才喃喃道:唉,我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睁日月之双眼,侧天地之两耳。自以为洞悉了千古春秋之细微,明察了天象地理之精要。今天听你一问,真似河伯见了大海,井蛙见了天地呀。

混沌道:其实,我理解的也很肤浅。只是觉得《西游记》并非单纯神话小说。似乎应该是明天理,通人事的醒世恒言经。是说乾坤,喻世象的天道真经。否则,怎么可能流传了千百年,还脍炙于人口呢?草木粪土都能让人禅悟,更何况一本经典名著?悟,不就是经书的灵魂所在吗?

恍惚道:有意思。你能把你的感悟说给我吗?

混沌道:能说出来的东西,都不是悟到的东西。语言也好,文字也罢,表述出来的,都是不准确,不真实的意思。这就跟你听到了岐伯的话和你重复的意思相矛盾,看到的诸子举止和他们的精神相对立一样。我自己都没法表述我的感悟,怎么能把这感悟准确的传达给你?若你有意想听,我只能讲讲我看到的是怎样不一样的《西游记》,你可以自己悟,悟到哪里算哪里。怎么悟,也在你。

恍惚道:甚好,甚好。我洗耳恭听了。

本文标签:

审核:bigyao精华:bigyao一家之辞:bigyao
关于短篇杂谈杂文《静音就是天音,你听到了吗》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杂文
杂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